乔布斯的星光

与苹果的关联开始于1988年末,我刚去美国西部小镇Lubbock读书,过第一个洋节“感恩节”。晚上走到了系里的计算机地下室,第一次看到Macintosh。当时还是计算机盲,打开它,出现的屏幕是一张“笑脸”。离乡孤独与前途茫然的心忽然找到了一个对话者。

由此开始寻找关于苹果与乔布斯的书籍,试图了解这个“笑脸”背后的故事。校园中恰好有一个苹果店,成为我当时最好的消遣去所。第二年打工和奖学金有了余钱,冬天圣诞节前从朋友处买了一个二手的Macintosh(约400美元),如同找到了个伴侣。那时它还没有内置硬盘。又下决心买了一个20MB外置硬盘。满足、幸福,觉得“笑脸”后会存储我想要的所有知识,是我大脑的延引。

后来看到他被自己创始的公司解雇了,大惑,读各种报道,也搞不明白。读到解雇他的CEO,John Sculley的书《Odyssey》,悲从心起,对他更认同,更感觉他是如同书名一样的古希腊悲剧化身。接着又看到他创立Next公司,深信某一天他一定会东山再起。

我们这一代人创业,榜样不多。从亚信到网通,在困难的日子里,苹果与乔布斯的故事,都是取之不尽的精神食粮。

2001年,在旧金山城区大楼上看到一个巨大的“爱因斯坦像”,think different(不同凡响)广告语及一个小红七彩苹果标识。我内心热流涌起,英雄又归来了。在网通上市路演时,一个朋友给我看苹果iPod,及他产品发布的幻灯,我仿佛又看到数年前的那个“笑脸”,看到这个小设备代表的无限未来,联想到自己所做的事情,深感惭愧。

读到他在斯坦福毕业典礼上的演讲,更是迫不及待与朋友分享。2006年底,忽然收到我硅谷一老友电邮,说乔布斯想找个中国人见一下,谈一谈中国市场。惊喜之余,也犹豫见到这个自己多年的内心偶像会不会失望,如何与他交谈。我带了本当时的《生活》杂志,那里有他的大头像,和马云一起见到他。在他的会议室谈了约一小时。昨天看到逝世的消息,内心悲痛,极力回忆与他会面的情形,可无论如何回忆谈话内容均很模糊。只记着他把我当时用Moto“明”手机拿过去,如同拿着一个古玩,玩弄一阵,看了又看。我问他苹果是否会做手机,他用他那标志性的神秘笑容报以回答。

后来iPhone的巨大成功,他的精神与故事全球传播。他的病及不时死亡的传闻,使人感叹命运的无奈与力量。但心内总是想,上帝不会让这样一个人离去吧?

iPhone及iPad在实现他个人电脑开始的理想“empower people”-“让每个人有力量”。今年五月份他推出iCloud,似乎是他理想彼岸的终点。“云”将使知识无限存储,再没有我当年20MB的限制。知识便宜、方便的获得,就是他的梦想,也是人类文明的进步标志。iCloud发布后三个月,他离职后的一个月,2011年10月5日他永远地离我们而去。

今晨,我在想为什么很多中国人爱苹果,爱这个从未来过中国的乔布斯。因为,他代表着我们这片土地数千年来最缺乏的元素。而在“中国制造”向“中国创造”转变之时,他代表的精神,正是我们所需要的。

在感叹人生悲剧的同时,也不能不赞叹人类的伟大,在这个面临挑战,缺乏英雄与领袖的时代,璀璨的天空上仍有乔布斯这颗明星,它跨越文化、地域、政治等各种禁锢,照耀着所有人。每个心怀梦想者都让他的光芒照亮自己的路。

他的名字将如同孔子、伽利略、哥伦布、爱迪生一样,被人们记住、传颂。正是他们不断开拓地理、知识与心灵的新边疆,世界因此变得更好!

用更多、更坚定的创新,创业来纪念他!追随他!

溯宁与云基地创业者共享

2011.10.07

2011-10-10 04:322干货